天山上的来客
时间:2016-11-16  点击率:10164  

      从北京到新疆,行程数千公里,当不用出国就能感受到时差的奇妙和不适时,很自然会让人对祖国的幅员辽阔产生更直接和深刻的理解。第一次来到新疆,大部分人会对这里的壮丽风景和富饶物产赞叹不已。然而作为核工业人一分子的我,初次踏上这片神奇的土地时,内心里更有一种朝圣般的虔敬心情。因为这里,是核工业地浸采铀工业化生产的起始所在,或者说,是我们所有地浸人的“故乡”。
      天山深处,蓝天之下,成片的羊群在电脑桌面般漂亮的山坡上闲适的吃着草,后面不远处,就是覆盖着白雪的群山。轻风徐来,不时传来几声清脆的羊叫声,这样的自然美景在天山里实在是太常见不过。可是再仔细一看,你会发现在某片嫩绿的草场里,其实还成行成列的布置着一些小小的方形台面,整整齐齐的,仿佛巨大的绿色的棋盘。原来,这里是我们地浸采铀工程的井场。一片片的井场就这样和谐的点缀在山坡边,沟壑中,草场上,小溪旁,星星点点,沐浴着雨雪和阳光。如果有机会漫步在一个个或陈旧或簇新的井场中,你会发现,陈旧的,或许已经默默经历了超越我们年龄的沧桑;而簇新的,可能是二次开发项目昨天才刚刚搭建好的钻孔井场。穿越其间,仿佛就生动经历了核工业地浸的历史发展。二十多年前,核工业人在这里抬钻机,拉钻杆,下井管,铺管线,砌井口,一片繁忙;而如今,还是类似的地浸采铀开发,只是更高效,更有序,更安静,更整洁,更规范。保持不变的,是核工业人始终如一的饱满热情和漂亮依旧的风光。
      当然,风光自然漂亮,可是你不要错误地以为野外只有美丽的外观。干净通透的视野里,也许是零下几度、几十度凛冽的空气;蔚蓝的天空下,是让人皮黑眼晕的超强紫外线阳光;嫩绿的草场里,时不时有蚊蝇虫鼠的滋扰;那洁白的羊群,送来的也是腥臊的味道和满地的羊粪蛋蛋。更别提飞沙走石的呼啸狂风和一冬不化的及膝白雪,大自然的丰富赠予,从来都不是不劳而获风清云淡的慷慨。核工业人的野外就是这样,既有清新空气迤逦风光,也有艰难困苦思念家乡。
      盛夏,我穿着短袖拎着行李,沿着核工业前辈们的足迹,踏足新疆野外,是一名天山上的来客。在这里秉承前辈们的热情和斗志,投身核工业天然铀的开发和二次开发,挥洒汗水,留下足迹。当深冬来临时,我能像千万个野外工作的核工业伙伴们一样,裹着大衣踏着积雪,满怀自豪和兴奋,高高兴兴地返回家乡。

(地浸所:邓锦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