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原子弹加铀 我为他点赞
时间:2015-05-26  点击率:11372  

  大家都知道这次演讲的主题是“我与杨承宗的不解之缘”,第一次看到这个主题时,我是拒绝的。我想我一个普通的核化冶院员工与一个放射性化学奠基人能有什么不解之缘,退一步说,人家是化学家,我是学化学的,这总能扯上点吧,可人家研究的是放射化学、铀化学,我就一普通的化学分析,工作至今也没怎么接触铀呀,你可能又会说,人家曾是五所的副所长,你现在在五所工作,这该有点关系吧,可是掐指一算五所成立至今历任领导也太多了,所以我觉得这种联系也没什么特别的。这次演讲的主题确实是“我与杨承宗的不解之缘”,今天我既然有胆站在这里,那就一定是找到了什么不解之缘。你可能会想难道你要讲在杨先生创办的合肥联合大学读过书,这个还真没有,我至今还未踏入合肥境内半步呢。你可能又会想难道你们是老乡,这个还真不是,杨老是江苏省吴江县人,我是河南三门峡人。
  到底是什么样的不解之缘让我有勇气站在这里呢?我就不卖关子了,先给大家讲讲这个让我们有不解之缘的小故事。
  上个世纪60年代,在党中央确定研制“两弹一星”的目标后,当时担任二机部五所副所长的杨承宗先生带领五所科技人员承担了原子弹核铀原料的制备任务,经过两年多的日夜苦战,最终提前三个月制备出了合格的铀燃料。但是在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成功后,杨承宗先生就马上为五所的前途担忧起来。他直言不讳的提出了他的想法,他多次说: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有像五所这样上千人规模的铀矿选冶研究所;中国的铀矿资源并不丰富,总有挖空的一天,到时没有饭吃就来不及了!原子弹不能当饭吃!五所要改变单一方向,要注意应用!在今天回想起来,这是何等的远见卓识!不幸的是这些劝诫当时成了他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批判的口实,但幸运的是杨先生的劝诫并没有一直被忽略,30年后,已经改名为核工业北京化工冶金研究院的五所实现了多元化发展。1999年,为适应科研、开发形势的要求,经上级有关部门批准,成立了北京博瑞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也就是现在我的工作单位),从此我院进入一个发展的新阶段,并为民品走向世界敞开大门。随后几年我院坚持以市场为导向,以效益为中心,加快了科技创新速度和产业化步伐,已从服务军工的单一科研型转变为军、民品研究开发并举的,科研—生产—经营为一体化的,多学科、多专业的综合性研究机构。2015年 1月23日,中核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孙勤,在检查指导工作时指出要继续做好非铀产业的创新,要培育自己的整体能力。核化冶院严格遵守集团指示,紧随市场发展形势,多产业综合发展。杨承宗关于五所发展的建议虽然当时没有没被实施执行,但至少被大家听到了,并在30年后成了现实,我们核化冶院实现了军、民研究多产业综合发展,所以我才有机会成为化冶院的一份子,才有机会今天站在这里,也不至于和大家只是在茫茫人海中擦肩而过。在此,我想为杨承宗先生的远见点个赞。
  其实杨先生一生留下了很多故事,很多对我们年轻人都有借鉴启示意义,比如心直口快的他30年恪守向毛主席传话的秘密,卓越贡献的他不去争名夺利,一生淡泊名利,关心教育。杨先生的一生有太多的故事可讲,讲完又有无数个赞值得点。我们正值青春年少,工作事业刚刚起步,未来的路还很长,要以杨承宗先生为榜样,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尽心尽力,在杨承宗留下的这片沃土上发光发热。我和杨先生的故事讲完了,这就是我和杨承宗的不解之缘,我的演讲题目是“他为原子弹加铀,我为他点赞”
 

(仪控公司  张慧妍)

上一篇: 杨老激励我们前行 下一篇: 青年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