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杨承宗先生的不解之缘
时间:2015-05-26  点击率:10749  

  各位领导、同僚、到场嘉宾、观众,上午好。下面由我来进行演讲。
  作为一名11年入院的年轻同志,我就只是在画报和院里的小花园中间的那个铜像见过杨老爷子,老爷子肯定是没有见过我的,那我和杨老爷子这面缘肯定就没了。“佛说:前世500次的擦肩而过,才能换得今生的回眸一顾”,那可能有的人就会问了,你都这么说了,你和杨老爷子还能有什么缘啊?还真别说,还真问对了,我这一新兵蛋子,连和杨老面都没见上一面,能有什么缘?
  不过细细一想,还真不是,其实我和杨承宗先生的缘分早已开始了。
  我直到现在还十分清楚的记得我是如何知道杨先生的。那天是单位的统一招聘面试,上午的最后一个项目是一个小考试,其中有一道题问的是“进门右手边的铜像是谁?”,很明显当时我没有答上来,同时也很幸运,我没有因为这一道题的失误而错过进入核化冶院工作的机会。考试后,我专门跑去小花园看了看那尊铜像,以及铜像下面的三个字——杨承宗。可以说,我和杨先生的缘分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在进入单位工作后,我也参加过许多关于杨承宗先生的主题活动,在这些我参加过的活动中,杨承宗先生事迹中有两件让我印象深刻,同时也深深地感染着我。
  1951年秋天,杨承宗先生从法国居里实验室学成回国,当然他回国不是空着手回来的,他用自己所有的积蓄为新中国置办了原子能研究方面的大量资料和仪器,他还向约里奥·居里夫人要了10克标准雷元素。正是这些,才为后来中国的原子弹研究成功打下了夯实的基础。虽说最后两弹一星勋章里并没有刻上杨承宗先生的名字,但这并没有对杨承宗先生的科研生涯造成影响。
  1970年,当时科大下迁合肥,遭受重创,前途未卜,杨承宗先生已经年近六旬了,可是他却毅然携家带口随同南下,并在文革的一片混乱情况下,坚持在学校进行化学教学和科研工作。
  就这两件事,让我深深地感受到杨承宗先生的爱国和敬业。也是我明白了人在顺境时应该及其所能的为国家、社会多做贡献,维为祖国的发展尽上自己一份力;在逆境中不要埋怨、抱怨,应当尽可能的做好自己能做的事!
  正是因为有一批又一批像杨承宗先生这样的科学家,能在自己事业的上升期,选择回到贫穷而落后的新中国,为祖国的建设做出自己能尽的贡献。也正是因为他们,我们的祖国才能有现在的繁荣、昌盛。作为新一代科研工作者的我们,不正是应该学习和发扬老一辈科学家们这种无私奉献、刻苦钻研的意志品质么?
  “不解之缘”——何为“不解”,“缘”从何起?
  在我看来,“不解”就是不知道在怎样的情况下我已经被杨承宗先生所深深地吸引,而他一直在默默的感染着我,改变着我。
  “缘”呢?缘分其实早已开始!
 

(设计院 彭方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