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先贤功业,潜心科学研究
时间:2015-05-26  点击率:10798  

  各位领导、评委,大家好!我叫李梁,去年7月份从中国科学院毕业来本院工作。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传承先贤功业,潜心科学研究”。
  作为一个接触核工业不久,尚在放射化学大门外徘徊的后生末学而言,我认识杨先生、了解杨先生的时间并不算长。记得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我参加院里的招聘,有前辈告诉我:“笔试曾经出过一道题,问的是咱们院立的铜像是谁,有什么事迹?”因此我才知道,在我们多年争相传诵钱三强、邓稼先、王淦昌、彭桓武等先贤之时,还有一位被遗忘了的在武器级核材料基础研究中做出巨大贡献的元勋,那就是杨承宗先生。
  与中国近现代大部分杰出科学家的经历相似,杨先生出生在风雨飘摇的旧中国,目睹了军阀混战、外强凌辱、百姓生灵涂炭的社会惨状,遂立志以科学救国。于是他远赴重洋,在国际前沿的科学领域中,以自己的辛勤与智慧取得了杰出的学术成果。适逢新中国成立,百废待兴,杨先生毅然谢绝了国外的高薪聘请,回到当时一穷二白的新中国,进行放射化学的研究与教学工作。在他的带动下,当时的第五研究所一举成为全国一流的科研机构,中国的铀工业从无到有,开创了天然铀工业生产的历史。同时,杨先生还亲自编写放射化学方面的教材,开设“放射化学”和“铀化学”等专业课,教书育人,成为中国放射化学学科奠基人。
  在杨先生的诸多事迹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有两件:第一件是在1954年,有犹太商人向我国兜售号称浓缩铀235的硝酸铀酰。在当时我国尚无重同位素质谱计的困难条件下,杨先生根据放射系的蜕变原理,计算出该铀样品中U235的含量只相当于天然铀,避免了国家经济损失的同时,也维护了我国的尊严。这件事给我的体会是:高精尖的仪器虽然有助于提高科研效率,但并不是科研成果的保证,而扎实的学术功底、不断积累与培养的学以致用的技能才能成为其保证。
  第二件是在北京协和医院镭辐射源的修复事件中,杨先生在当时毫无防护设备的情况下,挺身而出,连续奋战,最终凭借精湛的技术将其修好,保护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为此杨先生受到辐射源的伤害,导致他后来一只眼睛失明,另一只眼睛视力也大幅下降。西方人一直提倡的贵族精神,即平民流汗不流血,贵族流血不流汗,而杨先生平时也肯流汗,关键时刻也敢流血,这是因为他心中永怀不灭的信仰,科学即信仰,信仰是一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执着,而这正是我们这代人需要继承的精神。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在前辈先贤们艰苦奋斗下,我们的研究环境在不断地改善,基础支持也在日益地坚实。但是,我们的目标却好像越来越迷茫,步伐也愈发踌躇,对于未来,往往想得很多,做的却很少。借用一句话来说,在炮火纷飞的抗战时期,整个华北平原都摆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而在现在这个相对急躁的社会,整个华北平原似乎也难以找到一张平静的实验台。了解杨先生的事迹,学习杨先生的精神,仿佛置身于那个一切很困难,一切却又很幸福的激情年代,抛头颅,晒热血,奉献自己的青春、智慧、乃至生命,一切只为了国家富强,民族崛起。“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杜甫的这首诗真实反映了以杨先生为代表的那一代人潜心学术研究,不计个人得失的高尚情操,这也是对我们精、气、神一次新的洗礼。
  所谓传承,所谓不解之缘,即是要将这一精神融入骨髓,薪火相传并发扬光大,当我们置身社会,面临种种诱惑之时,既要如先生一般,忍受“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在科学道路上艰苦前行的寂寞,也要有“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的执着,同时还要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奉献观,在名利面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宽广坦荡,乐观而豁达。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即使杨先生并未授勋,但他为我国核工业发展做出的贡献已经铭刻于共和国的丰碑,载入史册。在一代又一代人的传承、发扬之下,杨公精神必然流芳千古,而在那段艰苦岁月走过来,一步一步凝练成的核工业精神也必将万世不朽!
 

(分析中心 李梁)